我们的产品
     戴威,ofo创始人兼CEO,青年创业者,北京大学经济学硕士,2014年回到北大读硕士。2014年与4名合伙人创立ofo共享单车,提出了“以共享经济+智能硬件,解决最后一公里出行问题”的理念,创立了国内首家以平台共享方式运营校园自行车业务的新型互联网科技公司。

    当时,ofo是一家做深度骑行游的公司,而共享单车只是一个略显“天真”的构想。

    ofo创始人戴威表示,自己开始的第一个创业项目是ofo骑游,希望组织热爱自行车的群体骑行项目,但市场太小众,最初的公司很快倒闭了,最艰难的时候账面只有400块钱。

    对于戴威来说,那一年过得异常艰苦。那里非常偏僻,冬天最低零下25度,没有暖气,一天的伙食费只有3块钱,所以每天基本上就是拿着土豆蘸盐吃。此外,由于水资源紧缺,洗澡都是问题。

    创业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截止到2015年4月,他们只接到四五个旅行团,中间还出现过一起事故:在台湾时,一个旅行团员因为玩得太激动从车上翻下去,跌得暂时失忆了。而他们拿到的100万元在当时仅剩下400块了,员工工资都快发不出了。戴威跑遍了市面上能找到的几十家投资机构,没人看好ofo骑游。投资人拒绝戴威的理由非常简单:骑行旅游频次太低了。而2015年4月其实是资本市场最火热的时候。

    但是他们不想放弃,还是想做跟自行车相关的项目,那怎么办?只能转型了。

    于是,他们提出了“共享单车”的概念,一年之后的今天,这个概念进入了人们的生活、在网络上掀起热议,并在寒冬之时,被创投圈追捧为一个新的风口。

    戴威说资本让梦想实现的脚步更快了

    他享受着这种被加速的感觉

    ofo小黄车在一年半的时间,共拿下6轮共计10亿多人民币的融资。

    ofo上线第一天,接到200多单

    将市场放到北大这片熟悉的校园,戴威开始感觉创业变得得心应手起来。

    2015年6月17日,ofo在微信发布文章《这2000名北大人要干一票大的!》。文章宣布ofo将为北大校园提供超过1万辆自行车以方便大家随时随地有车骑,同时也呼吁2000名北大师生贡献出自己的单车。

    1天内,ofo收到了400多份申请。到9月份,ofo共收上来1000多辆车。他们为这些车上了车牌、刷了漆、装了机械锁,不需要钥匙,根据密码就能打开。

    2015年9月,ofo共享单车上线第一天,平台上就接到200多单,这让戴威激动不已。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做的事情是受大家喜欢的、被需要的。

    到了10月,ofo在北大峰值订单达到4000单,开始考虑复制、扩张,制造“小黄车”。戴威启动了Pre-A轮融资,其早期天使投资人、东方弘道等又投了他900万。

    相对而言,在一个比较平静的发展阶段,戴威顺利完成了前几轮融资。但到了2016年,ofo的融资进入到戏剧性和更惊心动魄的时刻。

    戴威记得很清楚,那是1月29日,ofo已覆盖到5个学校,日峰值订单接近19000单。就在当天上午,一个自称是金沙江创投的电话打了进来。

    客服姑娘接过电话。她把金沙江约见意向写在一张小纸条上,下午交给了戴威,“上午有人打电话来找你,不知道是什么人。”

    戴威对金沙江不甚了解,拿到纸条后也未加理睬。直到晚上10点,回到了家,感觉“不回复一下不礼貌”,才发了一条短信过去,大意是:“感谢关注,有机会上门拜访。”

    不到一分钟,戴威就收到了回复。14个字的短信,给他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明天早上10点,国贸三期56层。”

    第二天早上,戴威和搭档张巳丁去到金沙江办公室,见到了映客的投资人罗斌,并与朱啸虎聊了20分钟。

    一天后,在回答了金沙江另一位合伙人林仁俊的一系列尖锐问题后,对方开价——大约估值1000万美金。这低于戴威的预期,他原本想翻一倍。

    既想拿到融资,又不甘愿被压低价格,二人在国贸楼下纠结了两个小时,一通百度之后,戴威还是决定选择金沙江。原因很简单,这个人投过滴滴。

    朱啸虎在分答上如此回应ofo与摩拜的竞争:“中国互联网一直是以量为王的。”

    言下之意是:谁能斩获资本与规模,谁就能赢。

    这道出了共享单车竞争的焦点:迅速融资,大量铺货,占领市场,实现垄断,最终立住品牌——ofo、摩拜以及众多后来者,都在做这件事情,

    据酷传App监控平台显示,10月9日,ofo安卓九大市场下载总量为1546508次,到了10日,则直接飙升至2595660次,仅仅一天时间,增长量超过100万。

    这“疯狂”增长的数据背后,是巨量资本的支撑,而ofo主要通过两种方式“烧钱”获客——铺货和营销。

    有关后者,一开始,ofo采取类似滴滴的红包补贴策略,并在几大城市运营相关红包群,用户可在群里分享和领取红包,一名北大学生告诉记者:“以前骑一次ofo基本只要几分钱。”

    到了9月27日,ofo在北京以及华东大区等地推出了新型营销策略:以每日使用频次为标准,骑得多者可获得奖品或参与抽奖,最高奖项为iPhone7。

    但也有指出ofo所存在的问题——损毁率高,不时会骑上一辆没法用的自行车,“那就很无奈,摩拜会比较少有这方面的问题。”

    戴威选择从两个维度来控制损毁率:人与系统。在人的层面, ofo在每个学校均设置有几名修车师傅,他们会不定期检修自行车,而用户亦可在App上报修;在系统层面,ofo会根据每辆车的状况设定一个更新周期,未来希望能做到动态检修。

    除了自然损坏之外,更令人担忧的是恶意破坏乃至偷盗行为,ofo目前仍以机械密码锁为主,容易损坏或被破解——记者就曾在北大校园里,亲眼目睹一辆锁具损坏的ofo被一位小朋友骑走。

    对于这些问题,戴威心态乐观:“我觉得这些问题和困难是一定存在的,但它阻挡不了大家对于这个事情的需求,也阻挡不了这个趋势,而且我相信每个人的素质会越来越高。”

    小编还是很看好小黄车的,毕竟相比于摩拜,小黄车押金更低更方便,造价3000元的摩拜实在是在小城市的使用率很低。不得不说,年轻的戴威,俨然变成了成功的企业家。

    来源:加入大老板圈

    温馨提示:看过此文章或视频,有任何想法、评价、建议,都可以点击右下角“写留言”,与我们互动

    来源:搜狐网    时间:2017-07-19
     

新闻资讯MORE
  • 空调在进行使用的时候,冬天人们...08-05

    空调在进行使用的时候,冬天人们肯定是想要达到很好的制热效果,可是在夏天就是为了能够达到更好的制冷效果,对于开制冷的时候很多人都发现了空调制冷突然变制热,那么对于...

  • 我们就想关心的问一句:过年回...08-05

    我们就想关心的问一句:过年回家的车票抢到了吗?很多人今年假期余额可能不足了,能够踩着年三十的前奏准时回家团聚就不错了。

  • 茅侃侃、李想、高燃、戴志康,那...08-05

    茅侃侃、李想、高燃、戴志康,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创业梦

  • 薛丁山,薛仁贵之子,娶樊梨花为...08-05

    薛丁山,薛仁贵之子,娶樊梨花为妻,曾率军平定西凉(西突厥),原型为薛仁贵之子薛讷,薛讷晚年镇守青凉直至去世。野史是被武则天所杀,原因多样。

  • 脱毛膏脸上可以用吗?宝宝们应该...08-05

    脱毛膏脸上可以用吗?宝宝们应该知道汗毛不只身体部位会长,就连脸上也有有一些细小的汗毛。那么脸部的汗毛能不能用脱毛膏去除呢?下面一起来看看吧~

  • 北京时间12月27日消息,十多...08-05

    北京时间12月27日消息,十多万年前,南极的一块巨大冰盖融化,导致世界范围内海平面上升了大约9米。海水淹没了大片曾经干旱的陆地。一项新研究认为,随着人为导致的全...

关于我们
    呈贡县虞水蓉安全防护用品发展招商中心是一家拥有十余年历史的防火门窗生产商,并于2015年7月注资2000万人民币正式更名江苏中特,转型升级成为一家集各类防火门窗开发、设计、生产、销售及安装为一体的专业服务商。公司主要产品涵盖做工精良的钢质防火门、钢木质防火门、不锈钢大玻璃防火门、防火卷帘门、防火窗、防火防盗门等。
 
      呈贡县虞水蓉安全防护用品发展招商中心现拥有厂房总面积达6万平方米,现有员工220人,其中专业技术人员30余名,并长期致力于新型防火门窗的技术研发。公司具有完善的质量管理体系和售后服务体系,并率先通过ISO 9001:2015国际质量管理体系认证。近年来,公司与消防科研所等科研单位协作共同研制开发了系列防火产品,均获得公安部消防产品合格评定中心的型式认可,并通过国家指定的检测机构型式检验,产品被广泛遍及国内各省市。
联系地址

网    址:

我的网站

联系人:

手    机:

邮    箱:

地    址:




公司视频